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澜听涛的博客

得意不忘形,失意不失态,积极努力工作,阳光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听涛寒舍,还望多多点评、赐教!当然,本博原创作品如果朋友喜欢或媒体需转载、引用还请与听涛联系!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图文)网祭娘亲  

2016-08-27 15:4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回澜听涛


(原创:图文)网祭娘亲 - 回澜听涛 - 回澜听涛的博客

 

       2016726日阴雨天,一个让我永远铭记的日子!

这一天,我享年七十有八的娘亲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我们娘俩的缘分就此戛然而止?!懵懵懂懂中却怎么也不相信是真的!直到今天,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还会自言自语:“娘走了,再也不和父亲一起来青岛过冬过年了?”喃喃中不知泪水模糊了多少个或晴或雨的夜。

娘是一个有福的人,虽说农村的日子很是清贫,加之娘又从结婚时就双目失明了,在那个好手好眼都非常艰辛的时代,可想而知娘和父亲一骨碌一跤的坎坷生活,那真是为了一家人的生存而活着,哪怕再难再难!但有幸的是,老父亲对娘亲相濡以沫的那种好,足以让娘亲临走时也是那样的平静和安稳,我在2011年写父母的一篇文章《52载风雨坎坷牵手路》中曾提到一个细节:父亲吃饭时习惯眼睛时不时的看着娘亲,看到娘喜欢吃的,哪怕是每人一小碗的东西,他也找理由不吃了,然后问母亲:“我吃不上了,你吃了吧?”娘亲就也很习惯的伸手去接:“给我啊!”而母亲不愿意吃的东西,老父亲却是不动声色的悄悄吃掉,就像一个人的左右手那样的默契和自然,父亲就是娘的眼睛,有时母亲又是耳聋厉害老父亲的耳朵,父亲对娘的好,当然不仅仅是一口吃的,我从他们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生活琐碎中,读出了感动、读出了他们的相扶相携,后来娘亲患了十几年的糖尿病,还有最后病重卧榻的时间里,已86岁高龄的老父亲始终不离左右,哪怕亲自给娘亲喂上一小勺的水也高兴的抿嘴笑,其情其景有时看的我鼻子酸涩、眼泪打转。

娘是一个平和的人,要说居家过日子谁没个有脾气发火的时候似乎很少见,可这么多年了我真的很少见娘亲发火,唯有印象的还是小时候的两次,以至于后来有时还拿来取笑娘亲,一次是快要过年了家里却没钱置办哪怕很少的年货,话赶话的娘亲开始跟父亲闹别扭:“后天就过年了,你连条刀鱼都不买,看你怎么过年啊?”或许她那时真的忘了自己男人打拼的艰难,而一个劲儿的只想着、护着那三个望眼欲穿巴望着过年的孩子!一次是父亲当时去生产队驻外干活的时候,刚上一年级的我被老师要求当天交学费,因为家里实在没有钱,我就听老师的话赌气不去上学了,气的双目失明的娘亲一边闻听着我的声音摸摸索索的往前撵我,一边又生气说要打我并再三的劝我先上学,等老父亲回来之后再交学费,现在想想自己当时又何止一个不懂事儿啊,哎 … … 前些年,我从部队要转业的时候,晚上学习到很晚,有一次母亲起来上厕所,听我还在学习,在门口静静的站了很长时间,我以为母亲有什么事儿,就过去搀扶着问她,谁知娘亲说:“不要每天都学到那么晚了,人这一辈子吃哪碗饭是一就的,不要太劳累、太苛求了 … …”然后说自己没事儿就静静离开了。年前父母来青岛过年的时候,父亲曾一次次的叨叨,这些年感觉很对不起娘,没让娘过上好日子,可在一旁的娘亲听了却是极为的淡然,似乎父亲说的不是她,当然,有时也浅浅的微笑一下,我知道娘亲内心已经很知足,从那个年代磕磕绊绊能够过来并且现在我们的日子也算都不错,近些年来娘越来越多的笑容已经表明了她的心满意足,只是娘亲已经拙于用语言表达了。

娘是一个心疼孩子的人,俗话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哪个母亲不疼爱自己的孩子,我的娘亲自然更不例外,不管自身条件和日子过的怎样,她那当娘的心始终在不动声色中心疼、关爱着我们姊妹仨,小时候跟父亲完全一致的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做好人、老实人,人穷不能志短,我们各自成家之后,她也惦记这个、牵挂那个,大哥多年之前落下了睡眠不好,每次回家娘亲都问问睡的怎么样,有时偶尔大哥跟父亲拌嘴了,娘亲也总先说父亲的不是:“你不知道老大睡眠不好啊,还惹他生气!”当然,要是我们姊妹三个谁做错啥了,娘亲也不留情面:“你达达那么大年纪了,你们怎么就不知道让他省心点?!”十几年前,当母亲刚刚知道自己患上糖尿病、抓药要花不少钱时,有一次竟忍不住跟个邻居说自己不想活了,自己老了不中用了、只会给孩子们增加负担了,事后我知道了批评娘亲不该那么悲观,母亲却心平气和的微笑着安慰我说:“放心吧,我不会想不开了,跟你达达商量好了,我们还等着抱重孙子呢!”然后就叮嘱不要忘记稍回父母给我们准备的这蔬菜、那用具,我不止一次的跟父母说青岛什么也有,父亲都那么大年纪了,不用为了我们还再下地干活劳累或一次次的去集市上买了准备,可娘亲总笑着说青岛大城市的东西贵,老家能准备的就可以节省一点。

上苍吉祥的是,726日周二中午我们冒雨赶到县城大哥家的时候,娘亲咽不下饭两天多已经只能勉强喂点水或牛奶了,娘亲就那么平平静静的躺在床上,我们趴到她耳边喊她也极少有动静,等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娘亲在有些沙哑又有些声嘶力竭的大声喘气之后,突然的睁开了眼睛(这些年我都是第一次见娘亲睁眼睛睁的那么大),似乎要看看她熬下来的亲人,当我们全家人围着大声喊她的时候,她却慢慢的闭上了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然后手指也开始变色变凉 … … 晚上,我在我的微信群里转发了之前写的一篇文章《母爱无言》之后,沉痛讣告娘亲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然后就封闭了微信一个多月,直到今天这一条,算是对娘亲永远的怀念)之后,陆陆续续的就收到了一百多为亲戚、同学、战友、同事、网友、朋友的安慰节哀致辞,尤为令我感动的是,有的战友、同学专程从青岛、潍坊等地赶到安丘县城大哥家来为娘亲送别!在此,我们全家永远的铭记和感谢。

娘亲的仙逝,虽说是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也远非我们挽留就能够挽留的,但,这对老父亲的打击显然超乎了我们的想象,老父亲对娘亲后事料理的不放心而问这问那,时而又一遍遍的叨叨娘亲的种种的好或种种的心里话,甚至在我守灵的第二晚半夜多,原本就没有睡踏实的老父亲陡然的又走到娘亲灵前,向娘亲诉说着心中那无限的留恋和种种的愧意,包括后来被吵醒的大哥、大嫂、夫人、儿子等,又好言相劝并安慰老父亲,娘亲已经永远的走了,这是不争的事实,老爷子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更知道他们老俩这一辈子走到今天的不易),但娘亲仙逝已去,我们活着的亲人就是再心疼、再不舍也要学会坚强,学会面对,不然娘亲也走的不会放心,一遍遍的看过娘亲那笑容可掬的遗像之后,老父亲终于安稳下来,后面的事儿在大哥、大嫂、姐姐和帮忙亲友等的张罗之下,进行的很算顺利,娘亲最终被安放到了位置、风水极佳的青云山青云仙陵公墓,并且老父亲对前前后后的过程和墓地等也很是满意。前些日子,姐姐说为了陪老父亲都专门请了长假,她给我发微信陪着老父亲去针灸和逛公园、商场的小视频,看了之后总算有些放心,只要老父亲高兴就好。

前几天中元节(俗称鬼节)上午,夫人提起并商量我晚上包饺子吧,我开始还有些纳闷怎么突然想起包饺子,夫人说包饺子给娘亲上上坟吧,并说是否这些日子还没从娘亲去世中走出来啊整天魂不守舍的,我嘴上说没有,但自己想想却还真是如此,经常的有些颠三倒四,经常的有些莫名发呆,经常的忘这忘那的,经常的翻看之前写的发在网易博客上十数篇有关父母的文章,包括《母爱无言》、《父亲的生日》、《常回家看看》、《请给我们一个笑脸》、《一个人静静的听雨》、《近三十年之后才知道的一件事儿》、《夫人儿子又都先进了》、《52载风雨坎坷牵手路》、《婆媳相处的日子》、《老父亲的米尺》、《只要想回家,什么借口都是理由》、《接父母来青岛过冬》、《亲情尽孝,不能仅以金钱衡量和法律强扭》等等,过往的点点滴滴依然的历历在目,有时候看着文章、想象着娘亲的音容笑貌,不知不觉的眼泪就下来了 … … 晚上,出门去给娘亲烧纸、送饺子祭奠的时候,儿子问我怎么跟奶奶说啊,我说心里有啥话想跟奶奶说就怎么说吧,其中的风俗、礼数我们不懂,但相信奶奶在天有灵她老人家会知道和理解的。

明天就是娘亲的五七祭日了,我把之前写的十数篇文章仔仔细细的整理出来、打印下来,焚烧到娘亲的墓前,也算是跟娘亲再说说话吧,小时候我曾因为娘亲一次次的喊叫起床而厌烦她的叨叨,但愿这一次,我这有幸平时记录下的点点滴滴文字,娘亲不会厌烦我的唠叨,并且如果天堂有录音机,希望娘亲在想我的时候就放一下我这些心声!咱娘俩的缘永远不会断,下辈子咱还做娘俩!

娘亲啊娘亲,祝您在天堂永远的安好!!!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