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澜听涛的博客

得意不忘形,失意不失态,积极努力工作,阳光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听涛寒舍,还望多多点评、赐教!当然,本博原创作品如果朋友喜欢或媒体需转载、引用还请与听涛联系!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活随笔)寻找年味儿之四:儿时过年的那些乐趣儿(中)  

2011-02-07 10:58: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儿时过年的那些乐趣儿(中)

 

文:回澜听涛

 

(五)理发

快过年了,买买新衣服,理理发是必须的科目。

尤其这理发,越是到了年根儿,镇上理发店的买卖就顾客盈门的热闹了,去的晚了很可能就排不上队。

记得当时为了省钱和不用排队,大哥有时会到邻居家借一把理发推子给我和父亲理发,虽说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做了,但大哥的理发手艺还是慢慢的就学会了。

我们老家有一个传统,那就是正月里不理发,怎么传下来的不知道,反正说是不吉利,尤其是有舅舅的,正月里理发更是一大忌,要下一次理发,一般就要等到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所以,要不是特别的要好,一般都会理短发小平头。

记得有一年,我没有在乎这些老说法,就在没出十五之前到县城理了发,结果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被舅母知道了,据说很是恼火,还到家里找了母亲,说是纵容我诅咒舅舅,其实当时理发压根儿就忘了那些老传统了,还又能想到什么呢。

但从这以后,自己还是很注意,包括到现在一般也是和儿子一直到年根儿才去理发,然后理的短一点儿,清清爽爽的好过年。

 

(六)贴春联

到了年三十的上午,我和大哥的任务就是打扫院子和贴春联,其实,这时候院子里的卫生已经很干净,但还是里里外外的再清扫一遍。

在这期间慢慢的熬上一小锅的浆糊,然后就是我们两个一起,拿出父亲早就写好的对联、福帖子和到年集上买的过门钱儿等一一的舒展开,我帮忙扶好,哥哥用小笤帚往上细心的刷上浆糊,然后再一幅一幅的贴到门上、树上、一边这么开心的贴着,一边也就心花开放了,家里就五颜六色的生动起来。

当时,父亲是村里写对联的热心人,虽说父亲的文化不是很高,只上了完小的学,但却非常的热心,邻居们有谁找到了,都会先放下自己的也要给邻居写,写的时候还不喜欢现成的词句,总喜欢结合对方的情况编写一些更加实在贴切的话语,直到七十多岁前几年慢慢的眼花了,才不再帮邻居写对联了。

贴完大门口的、院子里的春联、福帖子和过门钱儿,然后再到屋内贴年画儿和奖状,尤其是贴奖状的这个时候,我多数就成了看客,每年都是哥哥、姐姐的好几个崭新的奖状,整齐有序的排在以前的旧奖状后面,什么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等等,可我虽说成绩马马虎虎也凑合,但因为当时顽皮好玩,所以多数无缘,后来总算在评比时得到了一次三好学生,可恨的是那一年我们学校居然没有发奖状(当时都郁闷了好几天),过年能够偶尔的贴几个自己的也都是参加竞赛得到的名次奖状。

 

(七)上坟

上午的春联贴好以后,中午我们一家就简简单单的吃个中午饭,然后再分工谁干什么,谁干什么,那时候,都是一脸的乐呵、高兴,所以吩咐干什么也都乐得屁颠屁颠的。

我经常分到的任务就是陪父亲到祖上林地里去上坟,说是林地,其实有些根本就没有了树林子,而是一片片的麦田或空地,到了那儿,父亲会非常虔诚认真的从我们带的小挎篮里拿出馒头、糕点的摆上,然后烧香、磕头,还有一小酒壶的所谓烧酒(其实当时多数都是装的水),口中念念有词的说道着什么,这时候我多数就跑到一边玩去了,只是偶尔的会被父亲叫过来也磕几个头。

上完坟回家,晚上喝酒的菜肴等哥哥也开始准备了,母亲和姐姐多数也准备好了包饺子的馅子、面等。

这个时候往往各家忙活各家的,村子里越发的开始清净了,好像是为了晚上放鞭炮都在使劲的攒劲儿。

 

(八)守岁

吃过晚饭,哥哥和父亲忙活晚上的菜肴和物品,母亲和姐姐就开始张罗着包饺子,我的任务就是准备好包饺子用的“财神”(一般是2分或5分的钢镚儿),洗净给他们准备好。

然后找机会,会一溜烟的跑出家门,去找小伙伴们一起放滴滴巾、小摔炮等玩,一会儿在大街上,一会儿又跑到这家那家的,这个时候,家家都满是笑脸,有时还会偶尔的送我们一些大年初一拜年才可以享用的糖果之类。

等我们忙活、窜窜的差不多好回家了,父母他们也就准备的差不多了,然后我就会非常认真的在自家门前放上一根父亲早准备好的拦门棍(也是我们老家的一种传统),然后虚掩着大门就一家坐下来开始喝酒吃饺子守岁,相互说着鼓励祝福的话语。

父亲也会早早的在院子里摆上供桌,然后整晚上的摆在那儿,还有灶王爷面前的,又是烧纸磕头的念念叨叨说一些吉利的过年话儿。

差不多到23:00左右,村子里就开始了此起彼伏的鞭炮声,父亲一般都是坚持到零时左右,才煮饺子、上香、让我们放鞭炮,这也就是我们老家那儿所谓的“发芝麻”。

这个时候,不管在煮饺子、吃饺子的时候,有破的都不能说是破了而要说挣了,不吉利的话大人是会不让说的,偶尔说漏嘴,母亲也会赶紧的纠正,有时是白眼瞅你,有时也会爱怜的打一巴掌。

吃饺子的时候,虽说比较烫,但还是眼睛睁的大大的,因为总是想方设法的要发现其中哪个饺子里会藏有财神,要是一口吃到了,那会先说一句:“哟,财神到!”往往是财神还没有全部的吃出来呢,自己的小肚肚就撑得饱饱的了。

吃过饺子之后,可以稍微小睡一觉,也可以早早的找出自己的新衣服,认认真真的洗刷完毕,等天快明的时候,或一有开始拜年的了,就赶紧的穿戴一新,我跟哥哥去各家的拜年。

现在看来,这当时的守岁,可能算是农村最奢侈、最浪漫、最温馨也是最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团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7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