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澜听涛的博客

得意不忘形,失意不失态,积极努力工作,阳光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听涛寒舍,还望多多点评、赐教!当然,本博原创作品如果朋友喜欢或媒体需转载、引用还请与听涛联系!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变味的年夜饭  

2011-02-01 22:13: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听涛从某论坛上看到的一篇文章,转载于此,欢迎大家谈谈自己的看法:

               变味的年夜饭



   又到年关了。家家户户都围绕一个主题,忙碌着准备过年。

   看大街小巷往来穿梭的,一脸喜气的人流,左一包右一包,全是年货。真是置不完的年货,买不完的嫁妆。人逢喜事精神爽,连行走的姿势都不一样。一个年字,竟连着千家万户,一年忙到头,年来了,总算是闲下来了,一家人高高兴兴、快快乐乐地过一个团圆年。打一千,骂一万,三十晚上吃顿饭。天各一方的,工作在外的,无论如何都要在除夕前奔回来。表面上是奔年夜饭,其实奔的是中国人几千年的传统。平时生分疏远的亲情,总要在这一隆重的年夜饭前后找补回来。

   穷人过年,富人过天,这些都是很早以前的事了。穷人家没有吃的,孩子们就成天盼着快点过年。因为,有钱没钱,团聚过年,过年就有肉吃,过年就有新衣服穿。天真的孩子们,甚至掰着手指头数,盼星星盼月亮似的,怕派错了日子,甚至天真地问大人,还有几天过年。

   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城乡居民的口袋鼓起来了,“小孩盼过年,大人忧无钱”已成为历史了,别讲什么鸡鱼肉蛋了,就是生猛海鲜,也时常品尝。可富裕之后,却越来越找不到年味了,一年不如一年,年夜饭也更是走味。近些年,时尚的人们,图省事不在家烧了,一股风似地移到大酒店,不仅清闲而且富丽堂皇尽显潇洒。可是套中的人一点也没有体味,变味的年夜饭谁想吃?!酒店气派倒是气派,可是吃过之后拍拍屁股,人走茶凉,一点亲情也没有,更缺失了过年的喜庆气氛!哪是过年,分明是走过场,摆阔气而已。

   年夜饭缘何变味?不是年夜饭变味。年夜饭还是年夜饭,变得只是过年的人。现如今,动辄成千上万,少则千儿八佰,一个个像中大奖样,比着花钱。你订六星级酒店,老子订不上七星级,也不能屈尊订五星级的。哪怕走关系,托门路也不能掉价,哪怕挤破头也得弄个六星级的不可。私下里,几个朋友闲叙,时下不是过年,而是过天:小酒顿顿喝,小曲天天唱,一个字:美!过年,那不是享受,那是活受罪,十足的浪费,一个字:累!!

   城里呆久了,感觉年味越来越淡了。

   前几天,父亲打电话过来,问是否与他们一块过年。放下电话,我才想起已有五、六年没有陪老人过年了,才想起过年时,家人都应该团圆的,才想起老家那暖融融的碳火盆,故乡祥和温馨的亲情。一时间,浮想联翩,虽然没有最后确定,但我理解父亲的苦衷,盼全家团圆一块过年的心情。

   放下电话,故乡的年景在心头,悠悠地荡漾开来……。

   过祭灶,年来到。女要花,儿要炮。老头子要帽樱子,老奶奶要挽簪子,老婆要票子!这是流传在皖豫两省,大别山地区的民谚。祭灶一过,就算开始过年了,一顿饺子是少不了的。地里忙碌的人越来越少,街上闲逛的人越来越多。寒冬腊月,人们的衣着竟一天天地光鲜起来,日子过得去的人家,过年总要给家人做上一套新衣服。最高兴的是孩子们,寒假里可以痛痛快快地疯了。

   年关临近了,乡野安静的夜里,偶尔会响起一两声的爆竹声,虽然很轻,很远,稀稀落落,但响在空旷的乡间田野,却是异样的清脆、清晰、清新。尽管是腊月,距年还有几天,但人们心里都有过了腊八就是年的概念,绝不会受其他的因素打扰。家中的老人们往往会念叨一句:“哟,有点儿年味了。”这种声音在尚未成年的孩子听来,简直就是件美妙的事。

   伴着袅袅的青烟,空气中流淌的也是浓浓的年味。大寒小寒,杀猪过年。确实,处处都在杀猪宰羊,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喜洋洋的景象!皇天腊月,黄道吉日多,嫁女儿,娶媳妇的比比皆是,图的就是大吉大利。被年味乐得不行的人们,还会提着年礼探亲访友,那可是一件让孩子们乐不可支的事,就意味着不仅能饱餐美食一顿,而且受宠若惊般地被视为上宾,可以尽情地吃,大胆地玩,些许的放肆、淘气也不会受呵斥。

   祭拜祖宗是过年前的头等大事,上坟的时间一般没有固定,但约定俗成在打春与除夕前。人们要提前带上祭品,到自家的祖坟上去烧纸上坟,以示过年了,请逝去的先人的神灵回家来一起团圆,这是咱们中华民族敬重先祖,不忘根本的体现。小时候,父亲常带我们去给祖辈上坟,父亲摆好祭品放了鞭炮,两膝着地便磕头祈祷:过年啦,给您老人家送钱啦,置几件暖和的衣服,过年别冻着!”。兄弟姐妹也学着模样,跟着磕仨响头:“老祖呀,回来过年哩!”,父亲就会训斥我们:“孩秧子咋跟大人学哩?”。

   腊月的光景过得飞快,转眼就是腊月二十三。孩子们都放假了,平日里空荡荡的街道一下子活了起来,抽陀罗的,遛迎风转的,玩铁圈的,每个孩子似乎都能找到一、两样物件来忙乎。如果恰遇集日,过年的各种杂耍小吃就更丰富了,尽管压岁钱还没有到手,但是光看一看琳琅满目、五花八门的年货,也够让人幸福的了。

   送灶王爷升天是一项比较滑稽的仪式,从集上买来灶王爷画像和灶糖,全被大人煞有介事地抹在灶王爷的嘴上,一边还振振有辞“上天言好事,落回降吉祥”,一边就把灶王爷的画像烧掉了。小时候天真地认为灶王爷不是啥大官,不然为啥敬别的神动辙就要三牲,至少也要点心水果,而灶王爷一点糖、一把火就被打发了呢?灶王爷的画像,印制的十分精美,成年后方知,那是天津杨柳青年画。

  年,一天天地逼近了,家家户户开始准备过节的吃食:酥鱼、炸面食、炸肉丸子、和饺子馅儿、团绿豆圆子、杀猪、磨豆腐、拐汤圆子等等,忙得不亦乐乎。忙腊月,闹正月,拖拖拉拉到二月。偶尔母亲也会抱怨一两句:要不是你们这些孩子,我才不忙这些事呢!小孩们咋懂:忙有啥不好的?天天有好吃的。特别是酥好的鱼等荤菜,被长辈装在竹编的笼子里,挂在四周没有任何支撑点的空中,猫每天都会望尘莫及,因为那笼子俗称气死猫,尽管猫的弹跳力可以,但猫纵有千头六臂也是徒劳。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