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澜听涛的博客

得意不忘形,失意不失态,积极努力工作,阳光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听涛寒舍,还望多多点评、赐教!当然,本博原创作品如果朋友喜欢或媒体需转载、引用还请与听涛联系!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生活随笔)一次车祸惊魂  

2010-10-18 22:4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车祸惊魂

 

/回澜听涛

 

       这是十多年前听涛还在部队时发生的一件事了,原本打算要写在《我的20年从军路》当中的,后来因为从军路的阶段性封笔,所以就一直没写,但考虑到车祸事故越来越多和提醒有车朋友的安全驾驶,所以又有了写出来的冲动。

 

我左手拇指上的一道一公分长的疤痕虽说虽说早已不疼不痒,甚至有很多时候都已经忘记,但十多年前还在部队时发生的那次车祸惊魂却是历历在目,心灵上的创伤似乎永远铭记。

记得当时是在999月中旬吧,因为单位有任务,我带一名战士徐振宏开单位的大东风车到济南总队机关拉运军需物资,说实话当时也没有感到什么,由于工作原因听涛带车去济南已经轻车熟路了,并且这次还是一名四五年的老兵开车,他也是与我一同到济南很多次的老搭档了。

按说9月份已经过了青岛的多雾天气,可是那天却一段路一段路的有浓雾,以至于在高速路口因为暂时封闭就等了一个多小时。开始的一段路已经雾气不大了,所以我们尽快赶路,车速也到了七八十迈。在与小徐一起抽了根烟后锁好车门锁说:“你好好的开着,我眯一会儿,这几天因为某中队的事儿忙的很累。”小徐答应着说好。

又走了一段时间,还没等我要睡着呢,就听小徐自言自语的说:“我靠,怎么又大雾了啊?!”我就边睁眼边说:“那就慢点吧,还是安全第一!”说吧,也赶紧坐好,帮他一块观察一下路况。

当我们超越前面的一辆也是大卡车时,我又说:“还是慢点吧,雾气确实很大了。”小徐答应着正要变道减速呢,又突然的说:“坏了,前面堵车了!”我一看,前面确实在雾气重重当中所有的车辆几乎都停下了,我赶紧叮嘱小徐:“快停车啊!”其时,小徐已经采取了紧急制动刹车,就在我们离前面的大拖挂车还有仅仅一米左右的距离要停稳时,还暗暗的庆幸幸亏发现及时、措施果断。

可是这种情况紧急持续了十几秒至多二十几秒的时间吧,也就是我们在说停稳还未停稳的瞬间,就听到身边接连发生“哐”、“哐”、“哐”的几声巨响,自己连惊恐的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都没有来得及,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很短、也许是很长,但那一段时间自己的大脑记忆已经空白),估计也是同样情况的小徐瞬间发懵之后发现副驾驶的座位上已经没人了,就听到小徐在车上惊恐的大喊:“张助理,张助理!”

当听到小徐的喊叫,自己也开始慢慢苏醒过来,想回答小徐的喊叫,可是自己的嘴巴根本就不听使唤,相反,还惊讶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挤变形的车门给甩到了马路上 … … 

正在这时,自己更加恐怖的发现了更大的危险在逼近,因为当时我们的汽车还在剧烈的抖动,身体左边的车后轮正颠簸着朝逼近我,而我右边不到二十公分就是高速路的水泥隔离带护栏 … …

眼看着车后轮胎一步步的逼近,自己惊恐不已,努力的想伸手扶住护栏赶紧爬起来,因为它再往前靠近三十多公分、至多不用半米,仅凭自己的小身体是抵不住大车轮胎和水泥墩护栏之间的挤压的,可是任凭自己想怎么努力,胳膊腿脚却没有一个听使唤的,异常无助当中,就像看到面目狰狞的死神正皮笑肉不笑的一边靠近我一边招呼我“来吧,”“过来吧!”

眼看着死神在一步步朝自己逼近,却又眼睁睁的没有办法,至今记忆犹新的是,当时唯一大脑中突然闪过的想法就是:“吾命休矣!”这实在也是无助中的无奈,因为当时即便想喊“徐振宏救我!”也喊不出来了 … …

正当自己慢慢的闭上眼睛,准备任由死神的宰割时,时机却在瞬间发生了逆转,停下了!对,车后轮停下不动了 … … 自己当时甚至怀疑是不是与死神赴约的过程中产生的幻觉。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样,一秒,一秒,终于,我慢慢又被徐振宏急切的喊叫声喊清醒了,身上也似乎慢慢有了感觉,于是非常虚弱的应声道:“我在这儿呢!”这时徐振宏已经慢慢从被方向盘挤压住的地方好容易跳下车来,看到我躺在地下,非常的害怕和着急:“张助理,你没事吧?”

当我慢慢的被他搀扶起来,头还是有些晕,身上的军装蹭破了几个地方,左手上不知道什么时间已经满是鲜血,“张助理,我们被后面的车追尾了,现在已经连环撞了,怎么办?”

我有气无力却出奇冷静的跟小徐说:“你先找其他司机借个手机给单位汇报一下吧。”他在打电话的当下,我才看到后面追尾我们的车辆也是一部拖挂车,车头部分已经相撞我们时可能司机采取了急打方向盘,迅速撞上高速路中间护栏后,又飞车骑压了过去,车头朝着相反的方向停在了护栏上,而后面的拖挂车厢却依然和我们的相撞在一起。

这时,又陆续围拢了过来六七位停下车的司机,纷纷的问:“没事儿吧?没事儿吧?”等看我确实好像还可以时,又都说:“没事儿就好,没伤着人就好,这下麻烦大了,这次事故已经连环相撞了几十辆车,堵了有两三公里路呢。”

后来又了解到,我们后面那辆车是相邻地区到青岛卷烟厂送货的,因为大雾天已经耽误了行程,而个体车主又最耽误不起时间,所以送下货之后就急急得往回赶,当时也是刚刚超车过来,当看到我们已经停下时再刹车已经来不及了 … …

再后来单位过来人处理此事,又前后折腾了五六个小时,傍晚我又返回家门时,夫人和邻居正在家包饺子,当她们看到我一身的狼狈相、知道大体经过之后,纷纷劝我先到医院检查一下、说是怕留下后遗症,我还大大样样的说没事儿,那种情况大难不死就是钢铁战士嘛。

第二天上班跟领导汇报了此事以后,领导又嘱咐我务必到医院检查一下,结果出来并无大碍,这才都放心下来。

事后一段时间,与单位的一位主要领导到基层下工作组检查时,他还曾跟我开玩笑:“老弟,好啊,你这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哟!”我当即就心有余悸的说:“首长啊,我可宁愿不要‘后福’也害怕那‘大难’了!”

事实的确如此,正是因为那次的经历,原本一直就坚持“带车不动车”部队要求的我,一下子更有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切实体验,不但对自己、对战士要求更加严格,后来每每再路过当年出车祸的地方也会多注意几眼,甚至想想那即将“吾命休矣”的刻骨经历,即便是搭乘地方的出租车,遇到因为会车近了,也会赶紧的提醒司机要注意安全,有好多次,司机都疑惑而又友好的看看我。

当然,在后来的工作生活当中,自己见到事故的现场并不少,甚至有好多比自己当时的经历还要惨烈的多,但自己在惋惜疼惜之余,更多的还是忘不了自己那次将死未死的恐怖惊魂。

现在,听涛当然也早已从坚持跟车不动车发展到了自己熟练驾车,但对那次的车祸惊魂却是依然的刻骨铭心,所以一直的比较慎重和仔细,当然这种慎重和仔细绝不是犹豫不决,当快则快当慢必须要慢,对于交通规则也是严格的遵守,甚至走到一个地方都先看看不同特色的交通警示语。

所谓的飙车和酒驾,听涛不想过多的再讨论,社会上的口诛笔伐早已铺天盖地,关于安全驾驶的重要性也无须听涛再累述,相信每一名驾驶员都烂熟于胸,但是一个人怎么做,怎么到何时都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却是至关重要,听涛写出这次车祸惊魂过程,也算是对自己和驾车朋友们的一个警示吧,毕竟车祸猛于虎、车祸无小事。

 

 

(原创:生活随笔)一次车祸惊魂 - 回澜听涛 - 回澜听涛的博客
(注:插图来源于网络,与本文无关。)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8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