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回澜听涛的博客

得意不忘形,失意不失态,积极努力工作,阳光快乐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欢迎各位朋友光临听涛寒舍,还望多多点评、赐教!当然,本博原创作品如果朋友喜欢或媒体需转载、引用还请与听涛联系!谢谢您的关注和支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散文随笔)一个人静静的听雨  

2010-05-24 11:22: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静静的听雨

 

                                                                          / 回澜听涛

 

周六,如期而至的细雨将刚刚要感受初夏热情的青岛一下子又清凉起来,夫人上班、儿子准备会考自己在房间里用心的学习,家一下子空旷起来,于是,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电脑前,一边慢慢的浏览、回复着自己的网易博客,一边不时的抬头看看窗外,雨细密细密的,不紧不慢,极富有耐心的下着,完全没有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的意思,即便不去理会,雨滴敲打阳台外晒衣架的声音也很有节奏和韵味的叮咚传来,淹过了雨儿自然亲近大地那轻微亲切而细密的丝丝柔语。

就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听雨,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也是下雨的天,农田里的庄稼活儿不能干了,父亲却依然忙碌的身影,除了尽快的处理好家务,父亲打麻线,用从集市上买回来或自己腌泡好的红麻,很仔细的在屋子的一角墙上挂好,然后一小缕一小缕的取用着,左手吊一个骨棰儿,右手用力的一转,小骨棰儿便飞快的旋转起来,随着不断的往里添加一小缕一小缕的红麻,下面便打结成一根均匀、结实、细如牙签般的麻线,过一段时间再将打好麻线在骨棰儿上缠绕一下,然后再继续,如此的反复,等一小骨棰儿的麻线缠满了,就整理出来,重新再打,看着父亲那认真、投入的样子,趴在炕沿上写作业的我有时会随着那转来转去的骨棰儿看的走了神,每每这时,父亲就会有感应一样头不抬眼不睁的说:“看什么,还不好好的学习!”我则赶紧的写作业,学着父亲的认真劲儿。

等打结好的麻线积攒的足够多了,父亲便抱来一捆捆的秫秸梃秆,然后用大号的缝衣针和顶针、剪子等工具,将秫秸梃秆缝制成上下两层、粗细颜色均匀、非常美观漂亮、结实耐用的盖簟(又称盖帘)、传盘等,一般说盖簟是圆形的,不单独起边,只是将边边即时缝好,用作锅、盆等的盖子用,而传盘则多数是八角形或六角形,要用三根秫秸梃秆儿起上单独的边儿,多数用来盛水饺、馒头、粮食等,防止顺着边儿滑下去,根据喜好,还可以缝制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当然很小的多数用下角的边料或短秫秸梃秆儿缝制,有时候还会用粗一点的秫秸梃秆儿缝制成单层、较稀的篦子,用来蒸馒头或窝窝头等。

父亲便是将这些利用雨天在家缝制的盖簟或传盘、篦子积攒起来,等到一定数量便拿到农村的集市上去卖,然后换买回一些油盐酱醋的必须日用品。模糊的记得有一次,也是一个下雨的天儿,父亲赶集回来急匆匆的样子,却什么也没有买,双目失明的母亲便迎上去问“买了东西了?”父亲不很耐烦的白了母亲一眼没有吭声,等到娘又要问的时候,父亲没好气的说:“没有,卖了大小五个盖簟和传盘五块两毛钱,可是刚才下雨太急、集上的人又多,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或让小偷偷去了。”一家人虽没有敢埋怨父亲,可是与父亲一样,也是非常的失望和无奈。

后来我们结婚以后,每次的回老家,父亲也都会用买来的秫秸梃秆儿亲手给我们缝制几个盖簟、传盘的捎回来,说是盛干粮或水饺的好用,也可以送给亲戚们。后来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捎了,我有一次问娘:“家里还有盖簟或传盘的吗?”“哦,没有了,你爹年龄大了花眼了,都几年没有缝了。”娘说道:“上次给你们不要,后来又给了你哥家了,要不让你爹到集上给你们买几个?现在集上还有卖的。”我说:“算了,那就不用了。”

可是父母好像真的记住了这件事儿,后来很长时间又回老家,父亲非常高兴地说:“我上集给你们买了三个,很结实的。”我说:“算了,留给您们自己用吧,我们现在用的很少了。”父亲好像很失落没有再说什么,倒是过后,娘悄悄的跟我说:“那是你爹转了关王、光甫、田庄三个集才给你们买到的,快拿着吧。”我说真的不要了,娘也有些无奈的说:“那样你爹会不高兴的,现在有点什么东西都喜欢给你们留着呢。”这倒是真的,估计我们要回老家了,便提前准备好三最火烧、千层饼等,有一次很长时间我们没有回老家,父母只好将买好的火烧自己吃了很长时间,直到最后干的都咬不动了也长毛了还不舍得扔。

还有今年的香椿芽,原本父母知道我爱吃,就在院子里种了不少香椿芽树,可是每每腌制好了的香椿芽咸菜都放在家里,有时即便我回去,后来也不再捎了,自己并不愿意吃的父母便决定要刨掉香椿芽树,可不知怎么听说我今年要在五一左右回去掐新鲜的,所以就刻意的留着,直到后来都快要老的不能吃了才不得不掐下来腌了起来。过了五一好多天我回去的时候,又和大哥一起征询已经年迈的父母,什么时候到城里来跟我们一起生活,到哪家都可以,可是父亲的态度依然坚决:“谁家也不去,只要你们在外面过的好好的我们就放心,我和你娘在老家也方便,等我们真的相互照顾不了的时候再说吧。”

窗外的小雨依旧的淅淅沥沥,细细密密、不紧不慢,听着无尽的雨声,我心里就这么慢慢的想着,眼前的视线却不由的模糊起来,我亲亲的爹娘啊,您们在老家还好吗?!

 
   
 
  评论这张
 
阅读(475)| 评论(12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